鸿福彩票

                                                              鸿福彩票

                                                              来源:鸿福彩票
                                                              发稿时间:2020-09-20 04:58:47

                                                              当然,即便拜登上台,两位70岁出头的保守派大法官在民主党执政时期主动退休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要等他们病逝才有空缺。可是,拜登的岁数比他俩都大不少,指不定谁先走。

                                                              问题是,参院预计能在年底通过大法官提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中,可能仅有代表阿拉斯加州的“摇摆议员”Murkowski不赞同),如果抢在大选前通过该提名,最高院基本的悬念都没了,动员共和党选民为大选投票的效应就不明显——因为即便拜登当选,保守派也还是将在最高院维持6:3或5:4的中期优势。

                                                              鉴于金斯伯格在奥巴马任内撑着不退(她是克林顿总统提名的,想在希拉里当总统时退休,好“让女总统任命女法官”,结果让特朗普捡了便宜)的教训,同样年过八旬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在拜登任内主动隐退,是值得期待的。

                                                              身高1米55的“犹太老太”金斯伯格,履历上有许多个“创纪录”。

                                                              她的健康状况在2018年12月开始滑坡,当时她接受了肺叶切除术,之后工作状态就是昏昏沉沉,开会打瞌睡,甚至记不起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内容。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鱼缸效应”,即由于环境狭窄、成员相对固定、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变性”的现象,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

                                                              保守派剩下的法官(从右至左):约翰·罗伯茨、尼尔·戈萨奇、布雷特·卡瓦诺

                                                              比如,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苏特,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就成了铁杆自由派,并在2009年以“提前退休”确保了其继任者(自由派女将索尼娅·索托马约尔)由奥巴马任命。

                                                              有人说,一旦特朗普的新大法官提名通过参院批准,保守派大法官将变成6人,自由派仅剩3人。“这对美国司法、社会制度的影响,甚至要超过美国总统大选。”

                                                              虽然他可以借此向选民证明自己“把3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院”的功劳,但这有可能触发中间选民的不满,而且留着一个悬念给共和党选民,不是更好的动员手法?